• logo
甌網首頁 > 新聞中心 > 溫州新聞

人民日報:溫州,有綠水,還有青山

2020/07/06 20:24 來源:溫州新聞客戶端 編輯:王一川 瀏覽:3514

 

透亮的大玻璃窗外,有一片水,大片。最寬闊處像江,水浪也似江水,臺風“米娜”吹來時,滔滔滾滾,浪拍堤岸。

若在別處,這可以被稱為“大河”了,對,“大河東去自滔滔”的雄壯的大河?墒窃跍刂,我覺得,它只能被稱為“水”,“所謂伊人,在水一方”的“水”。

為什么呢?

因為溫州,到處都是這樣一片一片的水。而且水上是有內容的,比如,這一片,托起了二三十座高樓;那一片,托起了一個足球場加一個籃球場;左側的一片,托起了一個蘑菇形的大沙洲;右側的一片,托起了一大塊果樹林,上有柚子樹,更多的是甌橘,現在已經拳頭大小,滿樹掛果,但說是還不到采摘時分,最豐收應在11月,正是橙黃掛綠時,個頭兒更大,笑得更燦爛,味道也是剛剛好的甜。而在水之湄,最大的一片土地上,則建起了一所體量如一座小城似的酒店,車來車往,賓客盈門,孩子跳,老人笑,熙熙攘攘,氣氛頗為熱烈。

這里是溫州,滿眼皆是水,依憑坻、洲、湄、沚、汀、汊、渚……點綴著,清清瑩瑩,漂漂亮亮。

這便是溫州,讓我這個北方人艷羨不已的南方水之城。

同行者中,有到過杭州的,便少不了將眼前溫州的水,和杭州的水、西湖的水作一比。

是的,杭州被譽為天堂,且不說譽滿天下的西湖,杭州湘湖的水面更闊大,據說也開發成旅游區了,名氣雖趕不上淡妝濃抹的美西子,但水量更豐——若與溫州這一小片一小片的水以及坻、洲、湄、沚、汀、汊、渚……相比較下來,聲勢上確實不可同日而語呢。

然而溫州人不這樣看問題。一位司機小哥自豪地跟我說:我村子里的井水又回來了,像我們小時候一樣,又清,又亮,又旺,仔細嘗嘗,還真是有一點甜絲絲的呢,F在每天都有城里人,大早起來背兩個大可樂瓶子,趕到我們村里去取水,說是專門燒茶吃,味道好極了……

我就問:“前些年水沒了嗎?去哪兒啦?”

就是沒了呀!井底都能看到了,干禿禿的。去哪里了我不知道,也許是回到天上去了吧?現在,它們可能看到我們的環境治理好了,就又回來了!老師你是沒看見,那井水真旺呢,打了又冒,冒了又打,又可以像過去一樣把兩只西瓜吊下去泡,下班回來切一個,哎喲那叫甜,一下子就竄到肺里面了。用那井水澆地,番茄都更紅,青菜都更綠,蘿卜都更脆呢……

因為這井水回來了,村里人也陸續搬回來好幾家了,辦旅游,開民宿,招待城里人來住,教他們打井水,澆蔬菜,喂雞鴨,摘水果……

“那,這井水是怎么回來的?怎么一下子就治理得這么好了呢?”

哎喲老師瞧你說的,這可不是一下子的事情哦。全溫州人都知道,我們山上山下,干了好多年呢,山上種樹,山下關閉污染源,治理了江水、河水……具體得去問環保部門,反正是花了大力氣,那艱難困苦就別提了!

哈,都說北京出租車司機愛聊天,沒想到溫州的司機小哥也如此呢。他說的“山上山下”,倒提醒了我,讓我想起除了綠水,還有青山。

溫州的青山比起綠水來,更要著名得多,以雁蕩山領銜,還有溫州最高峰白云尖、天然壺穴銅鈴山、蒼南玉蒼山、平陽南雁蕩、永嘉四海山等,共有七大名山,其巉巖高聳、怪石嶙峋、泉水飛瀑、參天古木、嬌妍花草、昆蟲動物、摩崖詩文……早在千八百年前就已經聞名天下,是代代傳承的“旅游景區”。記得十多年前走過一回雁蕩,那時的游客之多就得排成大隊走了,其擠擠挨挨的熱鬧場面,至今還在眼前晃動。今天恐怕也游人擁擠如斯吧?所以,我們聰明地選擇了去拜謁永嘉書院。

在古代,書院是真正教書育人的所在,崇尚苦讀,追求苦讀,自覺苦讀;避開喧囂、避開浮華、避開凡塵……也因此,書院多寶藏在大山臂彎深處。始建于南宋的永嘉書院,隱身在楠溪江中段的一座不知其名的山中,讓我頗感驚訝的是,此山雖地居南域,卻是一副北方山岳的雄渾模樣,一壁高起,山上并無七七八八的小瑣碎,只是粗獷地橫亙在大路邊,挺立蒼穹,讓人有一種一攀而擴胸襟,二登而開視野,三游則觀攬古今的豪邁。那楠溪的江水也是相同的風格,一臂甩開,萬波齊發,全無“水是眼波橫”的嫵媚,呈現的是“風物向秋瀟灑”的大氣量。

一片竹林和幾尊塑像的后面,就進入永嘉書院了。書院為南宋時官員王致遠所建,現今舊貌已不存。王致遠是南宋志士王允初之子,家教清正,雖官階不高,卻清正廉潔,剛直不阿,愛民如子。南宋嘉熙元年,王致遠在大災之年赴任慈溪知縣,不惜一切手段廣設“粥局”,救活饑民無數。晚年王致遠辭官回到家鄉,創辦了這座永嘉書院……瑯瑯書聲,千秋穿越,其余暉脈脈,直抵今日人心!

山不在高,有仙則名。

山不分南北,有書院則馨。

溫州的山還體現在家門口,即使在城內,也分布著華蓋、郭公、海壇、松臺、積谷、黃土、巽吉、仁王、靈官九座小山,形似北斗。據《天下名勝志》:華蓋、松臺、郭公、海壇為斗魁,積谷、巽吉、仁王為斗柄,黃土、靈官為輔弼,是溫州古城的依托。

世人皆道溫州人精于經商。以往,我想幾乎所有的人,都把溫州認定為借改革開放大勢,先聲奪人掀起經濟大潮的弄潮兒,“溫州人”的同義詞就是“闖天下”吧?

人杰地靈。一方水土養一方人。競爭就是人才的競爭。人與地域的關系排序,在別的地方別的范圍也許是山、水、人,而在溫州,則無論何時何刻何年何月,永遠都是人、水、山,或人、山、水——人永遠是第一位的。

忘不了上世紀八十年代,溫州得改革開放風氣之先,觀念先改變起來,事業先開創起來,人氣先聚攏起來,生活先富足起來,財富先積累起來……爾后,面對因片面強調經濟帶來的環境問題,溫州人又果斷關、停、并、轉、治、理、疏、導,然后別開一洞天,引導百姓在青山、綠水、草茂、花紅中尋求新的生活方式,不僅還原了朱自清先生筆下仙巖的綠,而且更將溫州推上了時代的風口浪尖,“弄潮兒向濤頭立,手把紅旗旗不濕”!

從上世紀八十年代改革開放大潮騰起,至今日,我已十多次踏訪溫州。喜歡她白天的熱烈節奏,也享受晚間獨坐的清幽,蒼天明月,思望古今,山中歲月,海上心情……不消說滄海桑田,這一次是2020年的溫州。

作者:韓小蕙

1954年出生,原是光明日報社《文薈》副刊主編。

獲得過韜奮新聞獎、首屆冰心散文獎、首屆郭沫若散文優秀編輯獎、首屆中國當代女性文學獎。

來源:人民日報

相關新聞

  • 聲明:凡本網注明轉載自其他媒體的作品,轉載目的在于傳遞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Copyright © 2009 - 2013 wzrb.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新辦[2001]19號 浙ICP備09100296號

地址:溫州公園路日報大廈1204室 值班電話:0577-88096870 0577-88096580

红中麻将 同花顺炒股软件下载 天津快乐十分开奖结果一定牛 佳永股票配资_佳永配资平台|老牌配资公司 重庆百变王牌中奖规则 pk10计划高手群849876 极速赛车开奖历史记录 辽宁35选7玩法攻略 七星彩怎么样才算中奖 十一选五五码分布走势图 股票配资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