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o
甌網首頁 > 新聞中心 > 溫州新聞

溫籍建筑設計師孫書同 她讓雍和宮大街換了新顏

2020/05/27 08:57 來源:溫州日報甌網 編輯:游歷 瀏覽:2409

  • 本文導讀:去年下半年,全長1130米的北京雍和宮大街經過17個月的環境綜合整治提升,呈現出“慢街素院、儒風禪韻、賢居雅巷、文旅客廳”的風貌,成了京城旅游的新晉網紅打卡點。
  • 3

孫書同在?谌浅。
改造后的雍和宮大街。

溫州日報記者 潘虹

去年下半年,全長1130米的北京雍和宮大街經過17個月的環境綜合整治提升,呈現出“慢街素院、儒風禪韻、賢居雅巷、文旅客廳”的風貌,成了京城旅游的新晉網紅打卡點。

鮮少人知的是,雍和宮大街改造項目建筑專業的負責人,是一位溫籍女設計師,她就是孫書同。

被小伙伴們贊為“腦洞清奇、內心堅強的淑女牌女漢子”的孫書同,是北京工業大學建筑設計專業2015級碩士畢業生,現任中國城市規劃設計研究院建筑師。孫書同1989年出生于北京,她的父親,是著名溫籍戲曲研究專家、文藝評論家孫崇濤先生;母親李月華,是著名溫籍琵琶演奏家,有“琵琶華”之美譽。

“那一幕,讓我覺得好辛酸”

“我很幸運,2015年畢業一進單位,正好遇上國家住建部開展‘城市雙修’試點工作,海南三亞作為全國首個試點城市,啟動了對當地解放路的整治提升。”書同說,“這種改建項目,對于我們建筑所來說也是第一次,大家都非常努力。第二年住建部在三亞市召開了全國生態修復城市修補工作現場會,總結推廣三亞經驗,我們的工作受到了參會者的一致贊許。”

2017年年底,孫書同作為建筑組的主要設計人,參與了?谌浅仄瑓^的綜合環境整治工程。“有了第一次的經驗,我們對當地特殊的歷史文化、城市記憶做了進一步的深挖和展現,充分契合百姓的需求,改造的效果特別好,影響很大,后來還上了《人民日報》頭版頭條。”

2018年3月,北京東城區啟動了雍和宮大街北段環境綜合整治提升工程,去年4月又啟動了南段。作為北京市街區更新示范工程,該工程區別于歷年整治提升局部、單一、臨時的整治措施,而是多維度的綜合性提升,包括了建筑風貌提升和全段的景觀、交通工程提升以及持續性的公眾參與工作。這個工程,是孫書同入職后參與的第三個城市更新項目。雍和宮大街南起東直門內大街,北至安定門東大街,沿街兩側為平房保護區,有雍和宮、國子監等國家級文保單位。“這個工程其實是崇雍大街改造提升工程的第一期。崇雍大街北起雍和宮,南至崇文門,是北京老城三條南北中軸線中的一條,它串起了北京八片歷史文化精華區中的六個片區,自元代起就是京城重要的南北通衢。”孫書同告訴我,“因為它北接地壇,南連天壇,我們都把它稱作‘天地之街’。”

這次,不到而立之年的孫書同,被委以建筑專業負責人的重任。

接過這個項目,孫書同的心情很有些激動:“我在北京長大,高中就在這條街上上學,太熟悉這里的一磚一瓦了!”她更有一種心愿得償的期待——

“那是2011年的暑假,我讀大五(設計專業本科五年)在一家設計院實習,做的就是老城更新項目。項目位于北京西南四環、五環之間,那段時間我們天天跑那里做調研。有一天,發現馬上要下大雨了,我們趕緊回家,結果走到一半大雨就傾盆而下,街上水很快就滿到了我的大腿根。我好不容易上了公交車,花了三個半小時,才回到東三環的家。后來看電視,才知道北京遭遇了三十年一遇的特大暴雨。這時電視里出現這樣一幕:我們剛剛調研過的地方,一位居民因為房子被淹,坐在屋頂上無奈地求救。那一幕,讓我覺得好辛酸!”這讓原本打算直接就業的孫書同,決定要繼續選擇城市更新和歷史建筑保護的方向讀研,因為“我想,如果能對城市的老舊區域進行改造,讓建筑美觀適用、公共設施完善,老百姓的生活品質才會好起來。”

“現在,讓我最有成就感的事情,大概是我走在大街上,居民們都認得我了”

從2018年3月正式開始設計工作,到次年9月雍和宮大街全新亮相,奮戰在雍和宮大街的一年半時間,讓書同和她的小伙伴們迅速成長,也刷新了他們對“設計師”這個行業的認知。

“最初的工作方式,還停留在過去干過的項目經驗之中——調研、分析、公眾座談、設計、方案匯報、修改、再匯報、再修改、確定、實施……工期十分緊張,我們制定了一張嚴密的設計工作計劃表,保證每個階段環環相扣。”

但是——

“當項目開始后,我們卻發現:大多數的時間都在跟各方溝通——向公眾宣傳、講解,和各參建方溝通、協調,向政府不斷匯報各種突發情況,對沿街的每一戶居民溝通建筑風貌的設計方案……我們忽然發現,原來,設計師不是光畫圖紙的,我們的工作對象,從‘圖’變成了‘人’;我們的角色,也從‘設計師’變成了‘社會工作者’。”

因為這個工程受到了東城區和北京市領導的高度重視,“我們的每一輪方案通過,都像打游戲一樣,需道道闖關:街道辦、城管委、區政府、市政府,層層匯報審批,各種調度會、協調會、協商會、討論會,方案改了一輪又一輪,好不容易才‘通關’。”

對這個工程,書同所在單位“中規院”更是高度重視,全院包括城市規劃、名城保護、建筑、交通、景觀、業態研究、照明、結構、給排水、電氣、照明工程等十余個專業、總計70余名設計師全力參與。一輪輪會議、一次次溝通,不斷打磨、改進……

但對于書同他們,也許更具挑戰性的,還得數要直接面對雍和宮大街的118戶居民,那才是費心又費力的拉鋸戰呢。當然,這很大程度上也是自找的——

“雍和宮大街項目和以往的城市更新項目不同,以往我們提供的設計方案和公共服務,更多的是符合大多數人的需求就可以了。這次,為了更好地保留這條老街的特色,兼顧‘大家’對風貌的要求和‘小家’對實用的需求,我們采取了‘以人民為中心’的工作方式,推出了多種公眾參與計劃,包括實地設立‘崇雍客廳’,一種類似于居民議事廳性質的地方,讓居民看效果圖、提建議;開發小程序,讓公眾掃碼打卡;發放調查問卷,等等,盡可能讓更多百姓參與其中。我們設計師直接在大街辦公,面對面了解、解決居民的意見和訴求。”這種設計方式,后來被京城媒體稱作“沉浸式設計”。項目結束后,項目得到了商戶、居民、游客的一致認可,項目組接受了人民網、新華社《瞭望東方》雜志、北京電視臺、北京日報等十余家媒體采訪報道,向公眾宣講老城保護的前沿理念。

沉下去,更多的創意冒出來。因為發現許多居民對自己家的房屋外立面設計特別有想法,書同他們干脆一口氣設計了一套48種不同風格的“門窗菜單”,讓居民自己選擇。而雍和宮大街,也因此有了“和而不同”的獨特風貌。

“做著做著,感覺我們有點像居委會的。街上住的老人比較多,他們會拿出老照片跟我們講家史。一位姓孫的老爺爺,因為和我同姓,就使勁套近乎,原來他家有違建,希望我們不要拆。這當然不行啦!然后他就不斷提意見,這里也不行,那里也不行。我們不厭其煩地跟他溝通,最后他還是挺滿意的。改造完終于改口夸我們了,說‘你們不容易啊,特別是遇上像我這樣的刁民’,哈哈。”孫書同說,“過去,當我看到自己的圖紙變為現實的時候,我會很激動;現在,讓我最有成就感的事情,大概是我走在大街上,居民們都認得我了——總有居民招呼我去喝杯水、或者搬個小馬扎讓我歇歇,有的居民還向她的朋友介紹我說:‘我的房子就是她設計的!’這時,我會好感動,感到自己完成的,不止是一張張圖紙,而是為首都百姓做了自己應該做的實事、好事。”

“我以我父母為榜樣,雖然可能達不到他們的高度,但我會努力靠近”

外表柔弱、內心堅強的孫書同,毫無疑問是每個家長都會艷羨的“別人家的孩子”。追蹤這個“別人家的孩子”的成長軌跡,自然離不開她的父母和家庭。

“知道我為什么叫‘書同’嗎?”書同問我,“不是來自‘書同文’。我小時候,家里房子很小,只有60多平方米。這么小的房子里,四口人的書都堆放在一起,爸爸研究戲曲的書、媽媽彈琴的書、我的小人書,還有保姆阿姨愛看的流行讀物。在爸爸眼里,這些書沒有高下之分,都同樣有價值,他常說;‘知識都是平等的,不同的觀念都可以共存。’他給書房起名‘書同齋’,還把這個名字也給了我。”

除了平等的氛圍、書香的熏陶,父母的投入工作,無意之中還鍛煉了小書同的獨立能力,“我小時候就是吃百家飯長大的,那時爸爸經常講學、出差,媽媽要演出、排練,常把我放在鄰居家里。小學一年級開始我就自己做早飯,自己上學、放學。”

說到父母,書同有深深的自豪:“我爸媽很厲害,都很有成就。他倆身上,都有溫州人那種頑強、有韌勁、不服輸、不達目的不罷休的精神。我以我父母為榜樣,雖然可能達不到他們的高度,但我會努力靠近。”

孫崇濤先生1939年出生于溫州瑞安,1961年從杭州大學中文系(今屬浙江大學文學院)畢業后,被分配到平陽一中。由于自幼對戲曲的熱愛,在平陽一中擔任語文教師的17年里,他一直醉心于研讀古典戲曲方面的文獻和學術著作。長期的堅持,使得他在機遇降臨——1978年中國藝術研究院招收首屆研究生時脫穎而出,進入戲劇學系深造,也由此拉開了他從一名普通鄉村教員成長為國內知名的戲曲研究專家的傳奇序幕。

“爸爸考研究生時,已經年近四十,當時周圍很多人都說‘你這么大年紀了還折騰什么呀’,但他下定決心要努力。他復習備考時,為了提神學會了抽煙。我出生后,為了我的健康,爸爸又開始戒煙,一年時間就戒掉了。”書同說,“我爸媽有個共同的特點,就是找到喜歡的事情就鉆研一輩子。記得我考大學選專業時,和別人一樣也考慮了很多就業前景啊什么的,我問我爸‘應該怎么選?’我爸說;‘就選你自己喜歡的。’”

“我和我爸一樣,都喜歡一個人靜下來思考問題。而我的努力和刻苦,是隨我媽的。我三歲的時候就開始跟媽媽學琴,我媽經常教育我,她說自己六七歲開始學琵琶,溫州夏天熱,因為老坐著,她的頭上、屁股上都長滿了痱子,她咬著牙,腳泡冰水里繼續練。因為練琴,我的手上長滿了老繭,腿也被琵琶壓出了淤青。但吃了這些苦后,上學遇到再大的困難,我都會覺得‘這有什么大不了的’。練琴還有個好處,它讓我發現,我不大適合不斷重復的工作,還是適合做有創意的事情,比如做設計。同時它也讓我明白,凡事都需反復雕琢打磨,才會出精品。”

路途遙遠,孫書同回到溫州的次數不多,但對溫州老城的規劃很有感覺:“上大學時,我查了一些資料,發現溫州老城是在星象、風水的基礎上規劃建成的‘山水斗城’,這和北京古都‘天圓地方’、方正森嚴的設計理念完全不同,真的是很浪漫!這在全中國也是很少見的。我想如果能加強對老城的保護,同時加大宣傳,對弘揚咱們溫州地方文化、發展文化旅游業肯定大有好處。”

相關新聞

  • 聲明:凡本網注明轉載自其他媒體的作品,轉載目的在于傳遞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Copyright © 2009 - 2013 wzrb.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新辦[2001]19號 浙ICP備09100296號

地址:溫州公園路日報大廈1204室 值班電話:0577-88096870 0577-88096580

红中麻将 000002上证指数 财富牛 山东十一选五走势图结果 浙江20选五开奖今晚开奖结果 河北十一选五开奖直播 扑克彩票 河北排列七开奖走势图 股票怎么玩下什么软 青海快3今天电子走势图 广东快乐十分个人计划